這是我的戰爭全角色偷渡結局介紹

100

【奇游-這是我的戰爭】相信有很多玩家都對我的戰爭遊戲中偷渡的結局比較好奇,那麼究竟偷渡的結局是怎麼樣的呢?下面由奇游小編爲大家帶來這是我的戰爭全角色偷渡結局介紹,一起來看看吧!

艾麗卡

偷渡路線

壞:儘管艾麗卡成功逃出了城市,並等到了戰爭結束,可她發現自己很難再回去過正常生活了。她不再信任任何人,一切都全靠自己。目前,她正因入室盜竊而服刑。

中等:艾麗卡逃離了柏格倫,並倖存到了戰爭結束。但她仍然對他人充滿了不信任感。她所目睹的可怕場景讓她很難找到朋友。她害怕成家,更不認爲她能做一個好母親。

好:在戰爭結束後,艾麗卡爲她的父親舉行了一個簡單的葬禮,並把他的照片收藏了起來。儘管她目睹過戰爭的恐怖,她還是成了家,並努力地想要成爲成爲一個比她父親更稱職的家長。

鮑里斯

偷渡路線

壞:儘管鮑里斯逃出了柏格倫,並成功活到了戰爭結束,但他開始變得越來越憤世嫉俗,並將大部分的生命都拿來徒勞地尋找那個殺死安娜的狙擊手。有一次,他在喝醉酒後和一個他認爲是兇手的人產生了衝突,最終死於隨後的傷勢。

中等:鮑里斯被走私商所救,並看到了戰爭結束的那一天,他開始試著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。但大多數努力都是徒勞無功。兒子和女友死亡的痛苦回憶一直折磨著他,直到他生命的終結。

好:走下船的那一刻,鮑里斯下定決心。他將戰爭的恐懼拋在身後,並靠著堅韌的精神和健壯的身體,不斷地幫助他人重獲新生。安娜的犧牲和對盧卡的思念支撐著他直到生命的終點。

克里斯托

偷渡路線

壞:儘管在停火後,他的一家人得以團聚,但克里斯托還是無法忘記戰爭的可怕,這也改變了他的人生。他的妻子想要幫助他,但他卻把拒絕了,他們漸漸地形同路人。考慮到伊斯卡拉的問題,他們還是待在了一起,但他們的婚姻只剩下了一副空殼。

中等:克里斯托一家的團聚可謂是悲喜交集。儘管他們都活了下來,但克里斯托的經歷改變了他的一生,把他變成了一個沉默寡言、畏畏縮縮的人。即使在和平之後,他也很少去參加社交性的聚會,而是把時間花在一個人的活動上,尤其是戶外活動。

好:克里斯托等到了戰爭結束,然後很快就與他的妻子團聚了。幸運的是,她並沒有受傷。他們重新回歸了工作,並儘可能低緩解戰爭給伊斯卡拉帶來的影響,想要給她一個正常的童年。也許在愛和關懷的努力下,他們最終是能夠成功的。

布魯諾

偷渡路線

壞:布魯諾逃離了柏格倫。等到戰爭結束之後,他開始尋找他的朋友。她家周圍的那片地區經歷了激烈的戰鬥,大部分的房屋都變成了廢墟。她消失得無影無蹤,從前的鄰居也不知道她到底怎麼樣了。布魯諾從此再也沒見到過她。

中等:布魯諾逃離了柏格倫。等到戰爭結束之後,他開始尋找他的朋友。她家周圍的那片地區經歷了激烈的戰鬥,大部分的房屋都變成了廢墟,但她還是在一個沒被炸毀的地下室里住了下來。依靠著吃老鼠和在廢墟里尋找食物,她設法活了下來。布魯諾認爲自己對她的悲慘遭遇負有責任。他爲此歉疚一生。

好:布魯諾離開了柏格倫。等到戰爭結束之後,他開始尋找他的朋友。她家周圍的那片地區經歷了激烈的戰鬥,大部分的房屋都變成了廢墟,但她還是在一個沒被炸毀的地下室里住了下來。儘管日子過得很艱苦,但她還是活了下來,並滿心歡喜地與布魯諾重逢了。他們至今仍然是很好的朋友。

亨里克

偷渡路線

壞:對於亨里克來說,戰爭的結束並不意味著苦痛的消失。他的兒子在圍城期間被擊斃了。經過調查,政府發現他的部隊對無辜的平民們犯下了難以計數的罪行。亨里克遭到了沉重的打擊,開始變得刻薄和冷漠。他將兒子犯下的罪行都歸咎爲自己的錯誤。

中等:當戰爭結束後,亨里克回到柏格倫,等待兒子的回歸,但這終究只是徒勞。伊凡諾將在失去父母的情況下長大成人,而亨里克也將帶著關於家庭的痛苦回憶度過餘生。他永遠也沒法知道,他的兒子是否在戰爭期間犯下過殘酷的罪行。

好:戰爭結束後,亨里克回到了柏格倫,但他的兒子並沒有回到家中。他可能已經死了,或者躲藏了起來,但在亨里克的心中,他並不認爲兒子犯下了戰爭的罪行,他只保留了那些與他有關的、快樂的記憶。伊凡諾也成爲了他糾正過去的錯誤的機會。

伊麗娜

偷渡路線

壞:在停火生效之後,伊夫格尼才設法找到了他的女兒和妹妹。但伊麗娜沒法原諒他,認爲他把她們給「拋棄」了。

中:戰爭結束後,伊夫格尼設法找到了他的女兒和妹妹。他被伊麗娜連續地罵了好幾個月,說他把她們「拋棄」了。但她最終還是原諒了他。

好:在雙方停火後,伊夫格尼回來找到了伊麗娜和莉迪亞。當他向妹妹講述了自己所經歷的苦難之後,他的妹妹就立即原諒了他。

伊斯卡拉

偷渡路線

壞:伊斯卡拉和她的媽媽再度重逢時抱頭痛哭了好幾個小時。她們都有著可怕的回憶,而她們選擇不去談論那些。此後的日子裡,快樂的光芒從伊斯卡拉的雙眼中消失了。她變得極其恐懼老鼠和密閉環境。夜晚,她必須開著燈才能入睡。戰爭結束了很久之後,她有時仍然會在午夜從夢中尖叫著驚醒。

中:等到了戰爭結束,伊斯卡拉得以闔家團圓。但女孩所遭受的一切並非沒有留下任何創傷。因爲在地下室的生活,她患上了老鼠恐懼症和密閉恐懼症。她的母親安排她住在有大窗戶的亮堂房間裡,還給了她一隻貓。伊斯卡拉到了晚上總是把它放在身邊,以防有老鼠來。

好:伊斯卡拉撤離後不久,停火就生效了,全家得以團圓。伊斯卡拉受到了一些影響,但她挺過來了。她回到了學校繼續學業。當她上大學時,她開始寫兒童故事作爲消遣,她的書變得頗爲流行。她新的好朋友,一隻被她命名爲「鬍鬚先生」的胖貓幫她消除了對老鼠的恐懼。

伊萬諾

偷渡路線

壞:逃離柏格倫後,伊凡諾躲藏了起來,等到了戰爭結束。伊凡諾在戰爭時期的經歷讓他變得極爲冷酷,尤其是在面對格拉茲尼人的時候。他認爲暴力可以解決一切的問題,所以他沒能適應學校的生活,並最終被送到了少管所。他之後就加入了一羣極端主義恐怖分子。

中:伊凡諾留在了這個國家,並等到了戰爭結束。隨後他回到了柏格倫,但再也沒見到他的父親。他心裡一直認爲父親是一個戰爭英雄。在十幾歲的時候,伊凡諾加入了叛軍的預備役部隊,夢想著實現他父親爲之戰鬥和犧牲的理想——維希納共和國的獨立。隨著時間的流逝,他已經準備好拿起武器。

好:離開柏格倫,等來了戰爭結束之後,亨里克盡了全力來緩解站在帶給伊凡諾的傷痛。他花錢請了心理醫生來治療,還把伊凡諾送到了一家好學校。伊凡諾發現街頭藝術是個表達感情的好方法,並在後來成爲了有名的街頭藝術家。他每年都會回到柏格倫,在無名士兵紀念碑前,爲他的父親點上一隻蠟燭。

卡琳娜

偷渡路線

壞:卡琳娜離開柏格倫時,格羅茲丹設法來到了他們叔叔的家中,卻發現那裡空無一人。在停火協議生效之後,他馬上回去尋找卡琳娜。由於沒有成年監護人,他們最終被送到了孤兒院裡。他們經歷了悲催的童年,受到了戰爭的創傷,今後也只能相依爲命。他們一生都沒能去成非洲。

中:離開柏格倫後,卡琳娜一直擔心格羅茲丹不會來找她。但他終究是來了,而且儘管困難重重,他還是設法找到了他們的叔叔。他們叔叔一家把他們接了過去。儘管她叔叔一家人盡了一切的努力,但卡琳娜還是變得憂鬱而沉默,她總是在讀書或者發呆,以此來逃避殘酷的現實。

好:等戰爭結束後,格羅茲丹回到了這裡尋找卡琳娜。他們叔叔一家平安無事,並把他們接了過去當做自己的孩子照顧。他們幫助卡琳娜克服了失去父母的痛苦。她在戰後的多年都留在了格拉茲納維亞,並保持著虔誠的信仰。她之後跟隨一個慈善組織來到了非洲,去幫助當地的孩子們。

卡蒂婭

偷渡路線:

壞:逃離柏格倫後,卡蒂亞和許多其他的戰爭受害者一起離開了這個國家。她在難民營和她的父母團聚,但他們已不是她所認識的樣子了。他們總是掙扎著試圖忘掉過去,並且對未來充滿焦慮。卡蒂亞燒毀了所有的日記,也再也沒有撰寫過任何關於戰爭的事情。

中:逃離柏格倫之後,卡蒂亞利用她的關係網找到了她在海外難民營的父母。戰後,她回到了這座城市,但她的父母拒絕回來,他們再度分離。幾年後,卡蒂亞的父母雙雙去世,她也終於下定決心出版她的戰爭日記。

好:離開柏格倫之後,卡蒂亞利用她的關係網找到了她在海外難民營的父母。戰後,她將父母接回了這座城市,並重建了他們的房子。之後不久,她就出版了她的戰爭日記,這本書成爲了熱銷書籍,並吸引了各界對於戰爭難民的廣泛關注。

莉迪亞

偷渡路線

壞:坐在走私商的船里,莉迪亞非常絕望,她知道媽媽不會來找她。戰後,她莉迪亞和她的父親搬到了他們在國內的親戚那裡。她再也沒有見過她的母親。

中:坐在走私商的船里,莉迪亞開始幻想她媽媽會不會來找她。她真的來了,就在停火後不久。她堅持認爲一切的糟糕事情都是伊夫格尼的錯。

好:坐船逃離是莉迪亞對柏格倫的最後回憶。在戰爭結束後,莉迪亞很快就和父母團聚了。他們並沒有復婚,但莉迪亞每周都會和她的母親見面。她還從母親那裡收到了一個大大的玩具房屋,這成爲了她新的最愛。

馬林

偷渡路線

壞:馬林逃離了柏格倫,並最終從戰爭中倖存。但不管是在身體上,還是精神上,他都已經對生活感到深深的恐懼。他在一個租來的地下室里開了一個小修理店,平時就睡在他的工作檯下面。沒過多久,他就因爲拖欠租金而被趕了出來——這都是因爲他把所有的錢都拿來買醉了。他最終在一個收容所中,死於肝衰竭。

中:馬林再次死裡逃生,並看到了戰爭的結局。雖然他仍然因爲落難時所犯下的罪孽而備受折磨,但他還是重新開始了生活,並在沒多久之後,就再次開起了一家小修理店。他將那個玩具擺在了自己的工作檯上,但他再也沒有勇氣去尋找它曾經的主人。

好:在熬過了戰爭之後,馬林踏上了旅程,希望找到那個在他記憶中揮之不去的男孩。他的努力並沒有收到成效,於是他重建了他的房子,並將那個玩具擺在了店鋪的櫥窗中。

在一個冬日的下午,門鈴突然響了起來,然後,一個熟悉的笑容再次照亮了馬林的小店——還有他的人生。

馬可

偷渡路線

壞:馬可逃離之後就開始出發尋找家人。從這座城市逃離的難民遭到了殘酷的迫害。馬可沒能找到艾莉娜和女兒們的下落。馬可並沒有考慮過這樣的事實——她們已經被埋葬在遍布鄉間的某塊墓碑下面。他最終能夠再次與親人團聚嗎?

中:馬可逃離之後就開始出發尋找家人。從這座城市逃離的難民遭到了殘酷的迫害。艾莉娜和兩個女兒活了下來,但她們所遭遇的事情讓她們一生都處於恐懼當中。馬可也從未開口說過他所見過的那些可怕的經歷。他們的生活還能夠重回正常嗎?

好:在馬可下船後不久,他就找到了他的妻子和孩子們,她們躲在了鄉下的一家好心人的家裡,並躲過了軍隊的暴行。在戰爭結束後,他們回到了柏格倫。這座城市又重獲了和平。建築被不斷地重建。學校和商店也再度開張。生活仍將繼續。

安東

偷渡路線

壞:在戰爭結束後,安東將他的睿智頭腦全都用到了保障自身的安全之上。他離開了這個國家,也放棄了對知識的追求。現在,他在一家大型投資銀行里擔任分析師。

中:離開柏格倫之後,安東成功活到了戰爭結束,但戰爭的創傷折磨著他的餘生。他再也沒有勇氣與別人進行真心的交流,並將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對學術的追求上。

好:安東遠離了近在咫尺的危險,並活了下來,看到了戰事結束的一天。儘管戰爭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創傷,他還是重新樹立起了決心,回到了講台上。儘管因爲年齡太大不能獲得菲爾茲獎,他還是可以競爭一下同樣知名的阿貝爾獎的。

米沙

偷渡路線

壞:米沙從柏格倫逃離後不久,戰爭就結束了。但他不得不等了很久才見到他的父母。他們最終團聚了,但他們的經歷永遠地改變了他們的一生。

中:逃離之後,米沙和其他難民一起等到了戰爭結束。丹尼爾最終找到了米沙的父母,但這一家人始終被可怕的記憶所折磨,也並沒有再次在柏格倫市的家中重逢。

好:米沙離開柏格倫後不久,戰爭就結束了,他也得以與父母團聚。惡夢很快就結束了,米沙完全恢復了正常。

茨維塔

偷渡路線

壞:逃離柏格倫後,茨維塔保全了自己的性命,但這並不是因爲她充滿了內心的希望。她的理想破滅,心情慘痛,此後再也沒從事過教學工作,僅靠著傷殘救濟金艱難度日。

中:逃離柏格倫後,茨維塔就在這個國家定居了下了。她回到了教育崗位上,正是這一崗位給了她生命的意義。但她再也無法擺脫曾經的那些噩夢帶給她的恐懼。

好:戰爭並沒有讓茨維塔放棄她的使命。戰爭一結束,她就回到了崗位。不久後,她從前的一位學生前來拜訪——就是這個學生在那個星期五匆忙地打電話來確認學校的撤離情況。

艾米麗亞

偷渡路線

壞:在逃離柏格倫後,艾米麗亞安全地等到了戰爭結束。但她所遭受的折磨在她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瘡疤。她被診斷爲創傷後應激障礙。她變得愈發焦慮,並對男人產生了深深的厭惡。她辦了一家私人法律諮詢事務所,但生意並不怎麼好。

中:艾米麗亞逃離了戰爭的恐怖,試圖忘記這一切,於是她離開了柏格倫,前往美國,並在一家法務公司里找到了工作。她賺了不少的錢——她的父親一定會爲她感到自豪的。不過,她還是會時不時地從噩夢中驚醒,並對男人產生了深深的厭惡。

好:船隻靠岸的那一刻,艾米麗亞決心盡其所能防止下一場戰爭的爆發。停火之後,她成爲了柏格倫的一位檢察官。她利用自己的法律知識控訴了許多的戰犯,將他們繩之以法。她始終沒能找到殺害了她家人的兇手,但在內心深處,她希望這些人已經爲他們的罪行付出代價。

羅曼

偷渡路線

壞:在逃離柏格倫後,羅曼躲藏了起來,等待戰爭結束。他飽受過去經歷的折磨,開始干起了毒品生意,並在數年後死於毒品相關的健康問題。

中:從柏格倫逃出之後,羅曼一直保持低調。羅曼在戰爭中活了下來,但並沒有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,他極力地想要避開從前的戰友。試著開始新的生活,但還是無法忘卻他過去的經歷。

好:在逃離之後,羅曼一直試圖遠離戰事。戰爭結束後,羅曼找到了他從前的戰友。在得知他們都十分敬佩自己當初的勇氣和決斷之後,他終於獲得了解脫。他回到了他的老家,並成爲了當地社區的領袖。

塞爾蓋

偷渡路線

壞:從走私商的船上,塞爾蓋最後望了一眼柏格倫,然後就毅然決然地轉頭離開。在戰後,塞爾蓋盡全力想要忘記他在此前所遭受的痛苦。他很快就因爲盜竊行爲而被送進了少年感化院。

中:可怕的記憶經過很長時間才漸漸淡去,但最終塞爾蓋回到了柏格倫。等奧雷格和他的養父母終於找到他之後,塞爾蓋的人生總算是朝好的方向開始了發展。

好:在戰事結束後,塞爾蓋回到了柏格倫開始打聽奧雷格的消息。在幾個月之後,他們在收養了奧雷格的一家人那裡重逢了。

帕夫列

偷渡路線

壞:帕夫列逃離柏格倫之後就立刻開始設法尋找妻兒,但他竭盡全力也沒能找到他們的蹤跡。戰後他決定回到柏格倫,希望他的兒子有朝一日會來這兒找他。那一天一直沒有到來。

中:帕夫列逃離柏格倫之後就立刻開始設法尋找妻兒,但他竭盡全力也沒能找到他們的蹤跡。戰後他回到了柏格倫,希望他的兒子有朝一日會來這兒找他。許多年過去了,他仍然在等待著他的家人。

好:離開柏格倫,等到戰爭結束,這之後帕夫列花了幾個月來搜尋他的妻子和兒子。儘管困難重重,他最終還是成功尋找到了他們的下落——他們在法國避難。他也跟著前往法國去和他們團聚。他們再也沒有回到柏格倫。

扎塔

偷渡路線

壞:逃離被圍困的城市後,扎塔成功倖存到了戰爭結束,但失去了以往的樂觀和活力。她沒有去和弟弟團聚,而是回到了柏格倫。「我只會讓他想起過去的可怕場景。」她解釋說,「不,我應該留下。我必須照看我們父母的墳墓。「

中:多虧那個走私商,扎塔到達了安全地帶,但要去加拿大始終困難重重,哪怕戰後依然如此。儘管希望渺茫,她仍然堅定不移,相信自己終有一天會再次和塔代伊重逢。

好:扎塔永遠離開了柏格倫。在戰後,她和弟弟在加拿大團聚了。她花了不少時間才適應新的生活,但她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,甚至還再次開始了音樂方面的求學生涯——多倫多皇家音樂學院。